中新网海口3月17日电 题:“80后”抗疫医生透露“海南方案”:每一个患者“全阴”出院

记者 王辛莉 张茜翼

“疫情快结束吧,我再也不想吃盒饭了!”海南省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科副主任、“80后”医学博士吴涛近日受访时开玩笑说,吃了近两个月盒饭,现在最期待疫情结束,出去大吃一顿。

海南省人民医院承担着海南省抗击疫情的重任,从1月20日至今已接诊70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66例,其中重型/危重型患者12例,目前海南全省只有1位轻症患者在该院治疗。

疫情期间,吴涛和同事除了承担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工作,还要兼顾登记筛查、随访等任务。他们每天奔走于患者最集中的发热门诊、隔离病区和负压病区,是同事们眼中的“突击队”。

一天要打100多个电话,走三万步

回想起这段抗疫的日子,吴涛感慨颇多。“非典的时候我在上大学。对比之下,新冠肺炎疫情更为严重。面对未知的恐惧,医务工作者没什么好去想的,我们只能互相打气。负压病房、检验科的医务人员连轴转,没有地方睡,就在办公室打地铺。家里有孩子的,就骗孩子父母出差了。”吴涛说。

刚开始接诊的新冠肺炎患者病情没有好转,而每天患者数量不断增加,让医护人员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发热门诊一天最多接诊300多个病人,最忙的时候,医生护士们在厚重的防护服里垫上尿不湿,8个小时不上厕所,少喝水。我们苦中作乐,相互鼓励。如果谁咳嗽一下,大家会调侃,‘不会中招了吧?’”

高压心理在第一例患者出院的时候得到转机。“这极大地鼓舞士气,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吴涛说。

吴涛告诉记者,他最忙的时候一天要打100多个电话,一天要走三万步。作为医疗专家组成员而且又是一线救治组的准队员,吴涛担负起上传下达的重任。“有时候做梦都梦到自己在做各种病例资料!”在日常的每天两次多学科诊疗模式专家会诊时,吴涛需要整理几十份病例资料进行汇报,并根据专家组的会诊意见下指令到一线病房。如果发生病情变化时,还要立刻把患者的最新情况上报给专家组以供及时决策。最忙的时候一天休息不足三个小时。

对患者实行个性化治疗

海南省人民医院对患者采取抗病毒治疗、对症支持治疗、中医药治疗及营养支持等治疗方式,同时跟国内专家保持密切联系,借鉴经验。吴涛说,“我们将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汇总、反复斟酌,在诊疗指南的基础上结合患者的实际临床情况给予个性化的诊治方案。”

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治愈的患者中,有尿毒症患者、70多岁的老人,其中一例最长治疗时间达50多天。

28岁的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彭先生的治疗过程就一波三折。为了将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医疗团队付出10多天的努力。吴涛说,彭先生入院时情况很危急,出现咳血甚至还会咯出少量血块,而且CT检查显示双肺多发磨玻璃样病变,肺部多发的病灶。彭先生100多公斤的体重让医疗团队意识到,他虽然是年轻人,若处理不及时、不妥当,随时会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呼吸衰竭、休克死亡等严重并发症从而转为重症甚至危重症。

在评估疾病危重严重程度、监测生命体征及各器官功能变化后,医疗专家组为彭先生抗病毒、抗感染、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增强免疫和中医施治等治疗后,病情慢慢好转。

实施更严格的“海南方案”

吴涛说,该医院在按照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开展诊疗的同时,结合实际经验实施更严格的“海南方案”。

与其他地区两次咽拭子检测核酸显示阴性就可出院的标准不同,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患者需要达到咽拭子、全血检测以及粪便和尿液检测等多部位检测呈阴性才能出院,出院后到集中观察点观察14天,降低传播风险。

“在实际操作中发现,通过咽拭子呈阴性后,再进行多部位检测,还会有20%到30%的比例遗漏。”通过严格把控,海南新冠肺炎复阳病例只有2例。“通过对出院危重型患者的随访发现,情况一天比一天好。”

3月6日,海南医学院法医鉴定中心完成海南省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尸体解剖工作。至此,海南成为目前公开信息中,湖北省以外第一个进行新冠肺炎患者尸体病理解剖的省份。

吴涛认为,解剖获得的相关病理,对于探索新冠肺炎患者临床的病理改变、疾病机制等有重要帮助,给今后临床治疗重症患者提供依据,对于海南进行新冠肺炎研究有重要意义。

建议建立传染病救治多道防线

“面对传染病,其实我们并不陌生,在甲流、埃博拉、霍乱、登革热等治疗方面都有着丰富经验。医院感染科70多名医生护士,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吴涛说。

“因为气候、地理等原因,海南属于流行病容易暴发的地区。”海南近日出台《健康海南行动实施方案》,对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等进行部署。吴涛建议,作为海岛,海南在做好外来人员检测、信息登记等“第一道防线”的同时,建议建立传染病救治的长效机制。

“这一段人生值得一辈子回忆。”经此一疫,吴涛有了更多感悟:“感恩生活,珍惜当下”。(完)

  • 推荐阅读